7/26/2017

連大廳都見不到—Raffles Hotel

IMG_0335 當交換學生來到新加坡的那一次,首次注意到萊佛士(Sir Thomas Stamford Raffles)這個名字。他被尊為現代新加坡的奠基者,新加坡許多機構都以他為名,連最好的初級學院(junior college)也不例外。在downtown,更有一家高級歷史飯店—Raffles Hotel享有此名。 IMG_0300 總是早出晚歸的旅行者,當然不會花大錢住這裡啦。不過,去探探這家起始於1887年的殖民式風情飯店是這天downtown歷史漫步不可錯過的一點。 IMG_0298 既然沒機會入住這裡,去傳說中可享用正統英式下午茶的Tiffin Room吃一頓如何,JY問我。我沒好氣地說,你付多少小費給Euphtw旅行團的領隊,還妄想體驗上流社會生活? IMG_7862 所以當傍晚漫步至此時,我們只能先在外牆繞一圈,欣賞Raffles Hotel紅瓦白牆的建築外觀。 IMG_0330 過了馬路來到飯店正門,馬上注意到門口的標示。要去喝傳說中雞尾酒新加坡司令(Singapore Sling)以及紀念品店的遊客請往左走,飯店大廳只供房客以及預約用餐的客人進入。驕傲的呢!探訪過世界許多歷史旅館,還沒遇過非房客旅館大廳不得而入的經驗。Raffles Hotel果然氣焰很高,是走英國貴族路線嗎?隔天JY問我飯店大門在上午才會順光,要去補拍嗎?我回說,這麼snobbish的飯店,不拍也罷! IMG_0326 只好摸摸鼻子,順著拱廊往酒吧的方向前去探探。 IMG_0320
Singapore Sling這個可說是新加坡國飲的調酒,是1915年由飯店內酒吧Long Bar的海南島裔酒保Ngiam Tong Boon所創,主要由琴酒(gin)加上檸檬汁、櫻桃白蘭地(Cherry Brandy)以及蘇打水而成。在Long Bar點Singapore Sling可配花生品嚐,而這花生殼是可隨手往酒吧地上一丟的呢!只要想到這是新加坡唯一可亂丟垃圾的地方,就忍不住會心一笑。 IMG_0307 可惜我們到訪的時候,Long Bar正關閉整修。喝Singapore Sling的地方改在Bar & Billiard Room。
 IMG_0311
這棟建於1896年的建築,擁有美麗的鑄鐵雕花欄杆與彩繪玻璃裝飾。 IMG_0306 Bar & Billiard Room,是新加坡現存於原址的最古老酒吧。 IMG_0304
可惜喝調酒跟打撞球,也非我倆的風格。 IMG_0313 還是到開放參觀的中庭走走, IMG_0315 在充滿南洋殖民式風格的建築間獲得片刻寧靜。 IMG_0314 拋開snobbish不談,Raffles Hotel擁有許多優雅角落。 IMG_0318 下一個目標,當然是去禮品店逛逛。 IMG_0321
以飯店的禮品店來說,Raffles Hotel的算是大的。可惜繞了一圈又一圈,找不到打動我心的紀念品。最後,只帶走這個海報的磁鐵加入我走訪世界各國的磁鐵收藏而已。

難得小旅行上一篇“當法院變成藝術空間—新加坡國家藝廊

Labels:

7/24/2017

當法院變成藝術空間—新加坡國家藝廊

IMG_0146 昨天心血來潮,貼了一篇2012年的舊文到蔚藍手札的臉書專頁,描述這一陣子因為熱浪讓JY與我宅在家裡夏眠、以家中藏書以及音樂打發時間的心情。沒想到竟然引起比這一陣子任何一篇遊記更多的點閱率,難不成上蔚藍手札逛逛的朋友都跟我一樣是隻大書蟲?既然如此,那就不能錯過新加坡國家藝廊了,因為這裡也有座讓書蟲會微笑的圓頂圖書室(Rotunda)。 IMG_0102 由過去的高等法院以及市政廳整修再利用的國家藝廊,讓喜愛老建築的我們除了逛畫展外,還能順道欣賞英國殖民時期以及新古典主義建築的風采。 IMG_0100
兩棟建築間以自然採光的透明屋頂相連。
 IMG_0157
隔著十足南洋風格的簾幕望向板球大草坪,頗具視覺清涼感。 IMG_0132
因為是兩棟建築組成的藝廊,即使拿著地圖我們還是在像迷宮般的空間裡迷走了好一陣子。 IMG_7687
因此發現一件新加坡特有的現象,那就是博物館內總是開著高朋滿座的餐廳。過去走訪歐美各大美術館,因為總要花上近一天的時間看畫,午餐往往在館內的café解決。這些café通常只提供輕食,喝杯飲料吃份三明治就可繼續往各樓層探訪。而新加坡國家藝廊裡卻有好幾家餐廳,這家金碧輝煌的程度讓我倆忍不住在門口多張望兩眼呢!反觀在展廳裡,往往工作人員比看畫的人還多。JY和我漫步其中,不是被他們主動靠近告知展場相關訊息,就是覺得背後有雙眼睛盯著我們,感覺壓力有點大啊(在這個嚴刑峻法的國度,我倆時時戒慎恐懼,深怕誤觸禁忌)!不禁好奇,在地人都是上博物館用餐的嗎? IMG_0114
一路探索,來到有著黑白棋盤格走道的展館。 IMG_0107 穿越其中一扇門,發現這裡有座圓頂圖書室(Rotunda)耶! IMG_0105 雖然藏書不太多,在這樣的地方查閱書籍會讓人覺得來到知識的殿堂。 IMG_0151 後來上到高樓層,發現圓頂的外觀比我想像的樸素。 IMG_0143 它嶄新的模樣,讓我好奇這圓頂到底是重修還是新蓋的建築? IMG_0121
再往另一頭的展廳走去,注意到這一側的裝潢十分古典。 IMG_0126 從現場遺留的木製檯座,恍然大悟這裡是過去的法庭。 IMG_0128 不禁想像戴著巴洛克式假髮的法官以及律師在此開庭的歲月。 IMG_7726
不過那段日子已一去不復返,現在的法院是藝術的殿堂。 IMG_0133 從現場孩子的笑聲讓我們知道,藝術紮根也許是新加坡下一個五十年發展的方向呢!

難得小旅行上一篇“聽我說個故事—新加坡國家藝廊巡禮

Labels:

7/21/2017

聽我說個故事—新加坡國家藝廊巡禮

IMG_0117
成立兩年的新加坡國家藝廊,收藏不少當地以及東南亞地區藝術家的作品。他們的名字對我們來說很陌生,而且我們也非藝術專業人士,逛了一圈下來把喜歡的創作拍下(只要不用閃光燈可攝影),這回不打算一一找出畫家以及作品名,而決定以這些精彩的畫作串連出一個在我腦中縈繞不去的故事。Here we go! IMG_7712 在夜色中,船隻緩緩駛入婆羅洲的京那巴當岸河(Kinabatangan River)。河畔村莊閃著點點燈火,Lady Katherine對一旁的華萊士(Alfred Russel Wallace)說:「Mr. Wallace,我們要再往上游航行一段進行夜間觀察,還是上岸紮營了呢?」 IMG_7718 一隻貓科動物因人聲驚擾而遁入草叢之中,讓華萊士回說:「再上溯一段吧!」 IMG_7699
Lady Katherine Kingfisher,19世紀英國伯爵Roger Kingfisher之女,自幼在鄉間長大,最大的興趣是在圖書室裡閱讀古籍,以及在鄉野散步觀察自然。 IMG_0120
雖然繪畫、彈琴、多種語言樣樣會,可被稱為是個“accomplished“的女性, IMG_7702 她不甘於像同時代的女性沈迷於上流社會的婚姻配對遊戲,亟欲逃離英國陰鬱濕冷的天氣。 IMG_7669 Lady Kate跟父親央求,代替他到亞洲一趟,幫忙視察在東印度公司的投資。 IMG_7668 經不起她的一再請求,伯爵同意了。Lady Kate一行人從英國出發,經過地中海抵達伊斯坦堡、穿越正在興建中的蘇伊士運河出印度洋,終於抵達印尼以及馬來群島一帶。 IMG_7678 她對地球另一面的色彩感到目眩神迷。 IMG_7677 對每一座露天市集興趣盎然。 IMG_7707
在印尼體驗了何謂火山。
 IMG_7705
見識原住民打獵。 IMG_7662 也對其他民族女性的角色好奇不已。 IMG_7698 尤其喜愛當地的蠟染藝術。 IMG_0123 她嘗試與當地人一起生活。 IMG_7697 IMG_7709 發現他們喜歡養貓! IMG_7667 她的旅程來到馬來群島。 IMG_7666 繼續探索此地的熱帶風情。 IMG_0076 此地居民有住高腳屋的習慣。 IMG_0077 她愛上恣意生長的荷花。 IMG_7664 見到寫生中的人們。
 IMG_0078
她也拿出畫具共襄盛舉。 IMG_7676 來看看Lady Kate的作品。 IMG_0083 旅程將她帶往新加坡。 IMG_0080 一座位居地理十字路口的海島。 IMG_0079 她在此巧遇在馬來群島進行自然觀察以及採集的華萊士,決定跟著他一同前往婆羅洲探險。 IMG_7660
幸運地見到大型貓科動物。 IMG_0082 以及色彩鮮豔的太陽鳥。 IMG_0074 她不僅把一路所見的動植物描繪下來,還跟華萊士討論地理區隔對物種的影響。這一段經歷,雖沒讓她的名字出現在「演化論」以及「華萊士線」上,卻讓她畢生難忘。後人看了她的日記,才知道原來當年有個英國貴族曾與華萊士一起探索過馬來群島呢!

難得小旅行上一篇“在國家藝廊遇見草間彌生

Labels: